費鴻嘉

我只是一个喜欢偶尔拍拍照,偶尔写写字,再者想想万有引力的男生。

很明显

 

熬夜不再肆无忌惮

会考虑明天的工作

哪怕是很久没见的朋友

也狠不下心来烧烤到深夜

 

心情很难大起大落

可能生活太单调

就算遇到令人气愤的事情

笑笑也就过去了

 

写诗也不再装腔作势

能看懂就行

能共鸣最好

 

因为很明显

我们已经过了那个年纪

 

 

 

我养了一只猫

我养了一只猫

我有时候打它
因为它抓烂我的沙发

我有时候会抚摸它的脸颊
因为那天工作很顺利

我有时候把它关着
因为它总是想
把我的键盘敲的噼里啪啦

我有时候会抱着它睡觉
因为我那天
觉得一个人有点冷清

我有时候把它拎起来吓唬它
因为它谋杀了窗边的吊兰

我有时候会拿绳子逗它
因为

因为我无聊

我对它的好
很随机
它的闹却一直很固定

就像谈恋爱

如果我的书架散架了

 

 

 

早些时候我做了一个书架

是的,自己做的

摇摇晃晃,但是是实木的

是不是实木好像跟这首诗没有关系

后来我往书架上放了盆栽和好几个胶卷旁轴相机

万一散架了

我是说万一散架了

旁轴会碎的

旁轴碎了的不要紧

盆栽会死的

盆栽会死的不要紧

旁轴里的胶卷会曝光的

胶卷曝光不要紧

盆栽会砸到蚂蚁

就算砸不到蚂蚁

也会砸到小朋友

砸到小朋友不要紧

胶卷里去年的床照就没了

去年的床照没了

操,

这才是大事

 

 

 

 

 

 

见面

 

 

你跨越几个城市来找我

我们的距离

一枕木一枕木的接近

我似乎能听见

火车哐当的声音

哐当哐当

越来越清晰

心情越来越沸腾

越清晰

越沸腾

终于要见到日思夜想的你了啊

接到你之后

是去熙攘的地方逛街

是去幽暗的影院看电影

还是去阳光的窗边听歌

哦不

只要和你静静坐着

你坐左边

我坐右边

就这么静静的

等待时光流逝

 

 

 

“就算只拿了手机,也要认真拍照”